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139小说 >> 寒门状元 >> 第2652章 沾光

本来说要探讨江南军务,慢慢的话题却落到西北军务上,到最后只谈出个请示皇帝的结果。

对兵部来说,这种情况并不令人满意,王琼从未把希望寄托到皇帝身上过,更多还是想让梁储或者萧敬能给出个好建议来。

沈溪的推诿和敷衍,让王琼非常失望,却又无可奈何。

沈溪跟陆完从兵部出来,陆完一边走一边道:“沈尚书,有些事其实您不必让在下来……军队事务还是您来打理最合适。”

陆完的意思是以后兵部这边有事不必找我,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反正你有本事,我还是专心打理好都察院的事务。

沈溪笑道:“此番相邀,乃是兵部同仁的意思,在下之前全然不知。”

“呵呵。”

陆完脸上带着苦笑,显然是为自己离开兵部还不得安宁而烦忧。

来到兵部门口,陆完跟沈溪拱手作别后上了官轿,扬长而去。

“沈尚书,你是准备回吏部,还是就此打道回府?”

这时新任兵部右侍郎王宪恰好出来,看到沈溪站在门口,连忙上前问候。

王宪是弘治三年的进士,历任阜平、滑县知县,弘治末升大理寺丞,之后再升右佥都御史,清理甘肃屯田,此后晋升右副都御史,巡抚辽东。此时王宪刚从辽东巡抚任上调来京师,接替唐寅出任兵部右侍郎职,因到京城履职日短,在中枢没什么资历,此番兵部会议他未获准参加。

沈溪脸上带着笑意,倒不是说他在笑王宪不自量力,而是想到现在兵部有王琼、王守仁和王宪主持,堪称“三王当政”,觉得非常有趣,当然他也知道这不过是个巧合罢了。

沈溪微笑着道:“维纲,到京城后一切还适应吧?”

“多谢沈尚书关心!”王宪拱手行礼,“一切尚可,不过目前正在熟悉手头的工作,相信要不了多久就能理顺!”

“嗯!”

沈溪点了点头,然后道:“在下准备打道回府……天色已晚,这会儿回吏部衙门也做不了什么,还是早些回府歇着。”

“呵呵!”

王宪陪笑两声,道:“沈尚书辛苦了,在下不多叨扰,请吧。”

说完目送沈溪上了轿子,他才转身回兵部衙门去了。

沈溪走后,王琼和王守仁大声争论着什么,以至于王宪到了公事房外,还能听到激烈的争吵声。

“……兵部负责不了那么大的事。”

等王宪走到近处,才听到王琼这句抱怨。

因王宪过来,王守仁没再说什么,王琼也收口,目光落到王宪身上。

王宪先是简单行礼,着才道:“沈尚书人已回府。”

王琼摇了摇头,叹道:“陛下安排他主持远征佛郎机之事,但现在什么事都需要兵部自行承担,若出乱子算谁的责任?”

王守仁赶紧道:“其实不必太过烦忧,有问题直接呈报陛下,沈尚书也是此意。”

王守仁这话更多是向王宪解释。

对于王琼和王守仁来说,王宪始终不能算“自己人”,如同他们最初杯葛唐寅一样,在他们看来王宪根本就没资格直接调任兵部侍郎,按照惯例,兵部部堂多从西北拔擢,王宪履历不够丰富,也没有取得让人称道的功劳,至今也没有超出同僚的能力。

王宪道:“陛下在宣府,奏疏来回耗费时日颇多,且未必得到回音,不如多往沈尚书府上走几遭。”

“没用的。”

王琼多少有些气馁。

王宪笑盈盈道:“那不如兵部把事往下放一放……江南的事,便交给南京兵部处置,距离陛下所定期限有两年不是?”

……

……

沈溪作为内阁排位第三的大学士,权力却比首辅还要大,朝中权力格局也发生巨变。

但沈溪成就太过惊人,同时也算是谢迁指定的接班人,他主持朝政,朝中少有反对的声音,即便跟沈溪有一定隔阂的大臣,也不觉得沈溪会祸国殃民,反而他们对皇帝的一些举措持反对意见。

沈溪很清楚自己的定位,不会以高高在上发号施令的姿态对待同僚,而很多时候他比谢迁更懂得虚以委蛇,在处理朝政上做到游刃有余。

当晚沈溪在惠娘处过夜。

简单吃过晚饭,惠娘有意无意地提了一句:“张家的案子,到此为止了吗?”

之前张氏一门下狱之事朝野闹得沸沸扬扬,沈溪不时跟她知会最新消息,但这几天却突然忘记了有这么回事,挂口不提,惠娘觉得,沈溪可能在避忌什么,她最怕的是张家兄弟最后又被无罪开释。

沈溪介绍目前的情况:“陛下暂且不可能他们痛下杀手,但也不会如此轻易放过。”

“那事情就这么拖着?”惠娘再问。

沈溪轻轻摇了摇头:“只要一天太后在世,张家兄弟就会得到庇护……陛下在很多事上也有避忌,陛下看起来对太后没什么亲情,但终归还是要重视孝道,再叛逆的孩子,也不会对自己的亲舅舅痛下杀手。”

惠娘低头不语,李衿插嘴道:“真是便宜他们了。”

沈溪有些无奈:“连续折腾下来,我们算是跟张家彻底撕破脸,如今已闹到不可开交的地步,我这边倒没什么好害怕的了……但就算张家罪恶滔天,但到底他们跟陛下是血亲,暂且很难被法办。”

“嗯。”

惠娘点了点头,未置可否。

沈溪道:“若惠娘实在痛恨他们,我倒是可以使用一些非常规手段。”

惠娘稍微有些惊讶:“老爷想在陛下面前添油加醋,痛斥他们的罪行,还是说直接在牢房那边动手脚,置其于死地?怕是不容易吧?”

沈溪从惠娘的语气,听出惠娘对于他暗杀张氏兄弟并不反感,只是怕出什么偏差。

不过很快,惠娘便改口:“就算妾身跟他们有仇怨,毕竟时过境迁,而且他们的所作所为也不过是让妾身家破,而未人亡,若用那些见不得光的手段……便是违背朝廷纲常法纪,妾身倒成了罪人。”

如今的惠娘在大局观上比以前强了很多,这让沈溪非常欣慰,当即点头:“就算不杀他们,也要给他们个教训。”

“这是朝中事务,妾身还是不多过问了。”惠娘怕自己说多了影响沈溪的决定,瞻前顾后更怕担责,便就此缄口不言。

而沈溪却在认真思索,很快心中便有了决定。

……

……

翌日上午,沈溪趁着休沐的时间,往军事学堂那边走了一趟。

过去这两年时间,沈溪不在京城,军事学堂成为有名无实的地方,这所皇帝挂名校长的学校只开办了两期,如今已完全荒驰,兵部根本不把这里当回事。

军事学堂有几个老卒照看,屋舍倒还洁净,沈溪来到校舍整理东西,大半是他留下的教案,准备此番带回去。

卸任兵部尚书后,军事学堂已不在他的管辖下,之前的先生和培养的人才已被他调到江南新城,继续培养军事人才,而这座军事学堂在他看来已没有存在的必要。

“大人,人到了。”

就在沈溪对着教案发呆时,朱鸿进来禀报。

沈溪点了点头,一摆手示意朱鸿把人带到后院。

过了不多时,沈溪来到后院,人已在等候,却是如今在内府混得风生水起的彭余。

“大人,小的给您请安。”

彭余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这也是他的职业习惯使然,而他见到沈溪后脸上焕发的欣喜之色却是发自内心,因为这两年他之所以能如此顺风顺水,便在于有沈溪暗中相助。

沈溪打量眼前一脸笑意,身上衣衫却很朴素低调的彭余,暗忖:“当初没把他调到六部衙门做事,或许是对的。”

沈溪笑道:“小鱼儿,最近没见,买卖做得还不错吧?”

彭余先是稍微惊讶,随后嘿嘿笑道:“大人这是说的见外话不是?都是一些小门小道的生意,哪里能跟大人您相比?大人您现在管的可是大明的江山社稷,小的不敢在您面前自夸。”

沈溪道:“那你自夸一下,应该怎么说?应该说你买卖做得很大?”

上来就问买卖,沈溪也是没把彭余当外人,好像二人间可以无话不谈一样。

彭余凑上前,神秘兮兮道:“也就是大人在问,小人才会照实说,这一年下来怎么也有个千八百两银子入账,若是好年景,赚得更多。”

“不过现在刑部那边查得严,像以前那种事……不太好做了,新来的全侍郎,刚到不久就开始复核案情,女眷一律充教坊司,按照规矩行事,不过小人各处都有门路……”

沈溪脸上挂着笑意,总归他自己也在休沐中,有的是时间,当即摆摆手,示意彭余坐下来说。

换作刚开始的时候,彭余不敢跟沈溪平起平坐,但相处久了知道沈溪从来不摆架子,更厌烦客套,于是坐到沈溪对面,不过人还是显得很拘谨,手足无措,脸上却满是骄傲和自豪之色。

沈溪拿起茶壶,正要给彭余倒茶,彭余赶紧起身:“大人您这是作何?让小的来便可。”

说着彭余将茶壶接过去,恭恭敬敬给沈溪倒满茶水,待沈溪指了指,他才颤颤巍巍给自己倒上一杯。

半天彭余舍不得喝茶,这已不是普通的茶水,对彭余来说更像是身份的象征。

沈溪道:“以前没仔细问,说说现在你这边的买卖,是怎么个流程?”

彭余咧嘴笑道:“换作以前,刑部审查没那么严,但凡有什么女眷罚没下狱,都是外面的人先进去看过,把合适的买走后,剩下一些姿色平庸又没才艺,又或者没有背景,这才送到教坊司、浣衣局等衙门,再差的可能直接被卖去民间的秦楼楚馆。”

“现在刑部一天比一天管得严,所有官眷和乐籍中人都要按照规矩走,但只要有皇宫的批文,随便来个入浣衣局,就能从别的渠道弄出去。”

“即便刑部发现,也难以说什么,毕竟人出了刑部就跟刑部无关,不过现在这位全侍郎好像有意要堵上这个漏洞……暂时只是传闻,还没具体落实下来。”

沈溪点了点头:“这可真是让本官意想不到。”

彭余道:“大人您府上是否缺丫头?最近江南官场变动很大,入罪的官眷女子不少,其中有不少绝色……是否需要为大人您留一些?也不用走刑部的门路,应天府那边便把事给办妥,人送到京城来,不会有任何后患。”

沈溪笑道:“听你这意思,买卖都做到南京去了?”

“嘿!”

彭余有几分羞怯,笑道,“都是沾大人的光,也就是在大人您面前,才会畅所欲言,在旁人面前可不敢说明其中诀窍……若出了状况,这可是要掉脑袋的!”

沈溪道:“也是,你现在做的买卖,还是有很大的风险,以你的能力,本可在朝堂有一番作为。”

彭余连忙摇手:“大人,您实在太过抬举小人了,小人可没在朝廷做大事的本事,小人就适合当个影子,为人办事,上不得台面……小人物一枚罢了。”

这时候彭余也不傻,连忙表明心迹。

沈溪清楚彭余的意思,在自己熟悉的岗位上赚一辈子钱,总比去不熟悉的岗位上天天被人针对好,而且彭余现在跟各方势力都有来往,属于圆滑世故的那类人,彭余并不觉得现在的职位是对他的亏待,也没有追求往上爬的意愿。

沈溪道:“这次找你来,是有件事想听听你的意见。”

彭余跟沈溪闲扯半天,到这里终于意识到要进入正题了,赶紧起身,做出洗耳恭听状。

沈溪摆摆手,道:“坐下来说话,不需要见外。”

“是。”彭余坐下来时,脸色多少有些尴尬,毕竟刚才跟沈溪说的有点多了,自己也有点恼恨。

彭余心想:“就算知道沈大人不会害我,也不能吐露如此多内情,尤其不该自吹自擂……万一沈大人把差事交给我,我没法完成该当如何?”

沈溪道:“张家的案子,你听说了吧?”

彭余点了点头,眼睛里流动着光彩:“外戚张家吧?建昌侯……前建昌侯落罪,抄家之后抄没了大概十几万两银子,加上上次抄家所得,仅白银便近五十万两……还有张家女眷数量不少,城外有大量田庄……”

说到擅长的东西,彭余如数家珍。

说完后,彭余试着问了一句:“大人莫不是对这些有兴趣?您若是知道张家有何珍藏,只管跟小人说,再难也给沈大人您弄出来。”

平时官员落罪,涉及抄家问罪,并不一定只有女眷才是外人觊觎的,还有家产和珍藏,尤其是一些古玩字画,显然彭余也喜欢做这种买卖,甚至拥有“你只要说出来我就能办到”的底气和自信。

沈溪道:“我对张家的东西没兴趣,只是对张家人有兴趣,现在张家两兄弟被收押,你能跟看管他们的人接触?”

彭余眨眨眼,没有马上肯定与否定,而是问道:“大人您是想……”

沈溪笑道:“不是让你去杀人放火,仅仅是想让你在二人身上做点文章,就看你是否肯帮忙了。”

喜欢寒门状元请大家收藏:(www.139xs.com)寒门状元139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寒门状元最新章节 - 寒门状元全文阅读 - 寒门状元txt下载 - 天子的全部小说 - 寒门状元 139小说

猜你喜欢: 锦衣当国楚氏赘婿大宋帝王凌云志异宋时行我的帝国无双特种兵之军魂永固官居一品春秋我为王唐朝小闲人大唐:开局被逼当女婿隋唐君子演义武唐攻略承包大明曹贼带着仓库到大明贞观大闲人刑徒我要做皇帝寒门状元篡唐恶明朱门风流将血三国:铁骑暴君春秋小领主
完本推荐: 另类情敌(GL)全文阅读一仙难求全文阅读心瘾全文阅读倾世宠妻全文阅读无限恐怖全文阅读喵相师全文阅读猫咪的玫瑰[星际]全文阅读恰似寒光遇骄阳全文阅读三界独尊全文阅读妾本惊华全文阅读娇宠令全文阅读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全文阅读深夜书屋全文阅读侯门纪事全文阅读失忆女王全文阅读绝品天医全文阅读穿成影帝的作精小娇妻全文阅读一世之尊全文阅读大宋小吏全文阅读娇藏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天才命师大龄剩女之顾氏长媳首富小村医玉玺记家有悍妻怎么破仙师无敌老胡同绝世倾城之尊主归来极品飞仙巧为农家女王者风暴开局:我的女朋友五十七黎明之剑穹顶之上你是我的盛夏暖冬名门热恋之夫人是大佬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摄政王他叫我小祖宗不良太子妃:公主萌萌哒一夜锁情,总裁先生请温柔众神世界我的小人国咫尺之间人尽敌国重生校园做学霸我和二哈共系统无垠神级角色卡牌系统通幽大圣数风流人物向往的生活

寒门状元最新章节手机版 - 寒门状元全文阅读手机版 - 寒门状元txt下载手机版 - 天子的全部小说 - 寒门状元 139小说移动版 - 139小说手机站